[转]我和我的工程师朋友们

作者: ldsea 分类: 程序生活 发布时间: 2009-08-04 16:23

[font=宋体][size=5]其实我们未必算的上是朋友,你知道其实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些词都是泛泛。

我的这些朋友常年在上地城铁与公司之间行色匆匆,无法判断接下来的夜晚他们将要去干些什么,相反从国贸的玻璃房子里出来的那些人倒是昭昭然。

他们大多都长了一张证件照的脸和一颗单核的心,脑子里想着一些奇怪的事情,其中的一位曾经用我无法拒绝的真诚劝说我跟他一起买了一对儿遥控直升飞机,那飞机打买回来以后再也没飞过。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来自传统的理工科院校,对学校各个食堂的菜价了如指掌,也能准确地选择出周边性价比最高的串店,很多人在大三之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但是都惦记过一个无法启齿的姑娘。

在学校里他们是不那么拉风的一群人,只有电脑宕机的时候姑娘们才会在手机里搜索他们的电话号码,每天说不超过十句话可是能在QQ窗口里敲上两千字。

在那些艺术类院校的朋友吃饱喝足拉帮结伙找人去工体的时候,我的工程师朋友宿舍门口都会伸进一个胖脑袋:你选匪啊,别进错图。

他们每天做的工作大概就是写代码,这个世界是属于0和1的,只要是三个步骤以上的事情请不要对他们撒谎,几秒内他们就能拆穿你的逻辑,但是生活中一些习以为常的事情倒可以随便说说,反正他们也不大懂。

朋友们大学毕业的时候都是单身,有一个在珍爱网上注册VIP的朋友兴奋地用了一个钟头给我讲了那个二外教酒店管理的意大利回来的天津姑娘,据说她身材高挑又漂亮。那天下午姑娘要带他去参加和意大利朋友的派对,他捋着白色衬衫的领口说我今天穿的是不是不够正式。

每次他们看见我的创可贴T恤都要围观一阵儿,如果你掏出一个智能手机他们第一句会报出CPU的主频,除了房价他们还关心整个欧洲的政治局势,但奇怪的是对证券期货基金定投一无所知。

我有些不着调的朋友总是喷着吐沫星子开心地谈着他在老家强硬的关系网,软件工程师们却老是自顾自地给我讲他们出生的那个总是泛着白雾的村庄。

他们总是那么地遵守规则,如果凑巧有一条近路能够直达终点但是需要翻越护栏,那么他们一定是那些绕着护栏走的人。

我独自站在导播间门口发呆的时候,他们都会走过来嘘寒问暖:是在看美女吗?这个时候我总是无言以对,我理解他们对漂亮姑娘有一些欲罢不能的记忆。

那些上学时候最瞧不起他们的姑娘人老珠黄的时候总是又会想起他们,她们撇一撇嘴唇都在说:还是找个踏实过日子的吧。

我多么期望我的这些朋友有朝一日事业有成的时候能好好摆她们一道,虽然这个几率太小太小。

我们能听懂同一个讲科学怪人的笑话,我想这是我和他们的共同之处,有时候我也可以理解他们那谨小慎微的生活,因为我也这样的过着,喝酒的时候也能听到一些发自肺腑的话,接不上话茬的时候我大可以微微一笑,因为他们也不是那么在乎。

可能有一天我会换一个行业做另外一种工作游走在另外一种圈子,当我觉得那个世界太夸张的时候,我还会想起我的这些工程师朋友,他们说过的那些可以按F5编译的话我也一直都会记得。
[/font][/siz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